• 近代书画市场中的中介机构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:《檐前铁·悄无人》是一首流传于北宋期间的词,作者已无法考究。此词作者意在描述一女子被情郎抛弃,而产生的爱恨交织的情绪。词虽无华丽的词藻,但有至真的情感,在语言架构上,也颇具特色。上片中采用倒叙的方式来描写,在回忆中作结;下片抒发感慨,描述的方式也很特别。整首词,很值得一句一句玩味。 关键词:檐前铁·悄无人;天涯恨;遗弃;爱恨交织 中图分类号:I06文献标识码:A文章编号:1005-5312(2011)35-0016-01 檐前铁(宋)无名氏 悄无人,宿雨厌厌,空庭乍歇。听檐前铁马戛叮当,敲破梦魂残结。丁年事,天涯恨,又早在心头咽。谁怜我、绮帘前,镇日鞋儿双跌。今番也、石人应下千行血。拟展青天,写作断肠文,难尽说。 读罢此词,心中有恨。我仿佛看见词中女子,雨夜斜倚在床,迷离的眼神中,交杂着期盼与悔恨。她,究竟怎么了?她的前路,又在何方?下面来一句句解析此词。 第一句:悄无人,宿雨厌厌,空庭乍歇。 “悄无人”,即寂静无人;“宿雨”,晚上下的雨。由此可知道,这是一个寂静的雨夜。那么,这雨是怎样一种状态呢?作者用到了“厌厌”二字来形容,十分精妙。“厌厌”原指此女子的气息时有时无,游丝续断。在此形容宿雨,似有说明此雨也是细细绵绵,似有似无的意思。“空庭”,女子环视四周,满眼皆落寞;“乍歇”,绵绵的夜雨,似乎突然停了下来,却又好像马上又重新接着开始下。夜雨的不稳定,反映了女子内心的幽愁暗恨,已在翻滚起伏。 第二句:听檐前铁马戛叮当,敲破梦魂残结。 上句中,是从视觉的角度来描述,本句则从听觉写起。女子在落寞清冷的雨夜中,究竟听到了什么,她内心感情又是如何发展的呢?且看如下分析:“戛叮当”,是听到的声音,那是什么发出这样的声音呢,是“铁马”,“铁马”为何物?它是一种小小的薄铁片,相互撞击可发出“叮当”声。那么,“檐前”的“铁马”为什么会发出声音呢?因为有风,被风吹而动。回看上句中描述了似有似无的夜雨,在此又加上晚风,确切说,应该是比较凄厉的晚风,因为不凄厉,是不足以吹响用铁做的“铁马”的,至此可知道,周遭一派凄冷孤寂。 第三句:丁年事,天涯恨,又早在心头咽。 回忆已经开始,记得那时是在“丁年”,何谓“丁年”?即是女子刚成年时,正值青春年华,大好时光。遥想过去,“天涯恨”开始暗暗而生,这是一种怎样的恨呢?此词流行于北宋时期,推理作者也应为宋朝人。在此,作者似乎借用了唐朝的温八吟《梦江南·千万恨》中的内容——“千万恨,恨极在天涯。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。摇曳碧云斜”。温词表达的是一女子在月夜中不能入睡,思念着已离去的负心人,内心失望而痛苦。“天涯恨”,是一种很深的离别之恨,积于胸内而不能释放,哪怕望尽天涯路,都只落得个望眼欲穿了。在雨夜中,此恨无穷无尽,恨到伤心处,女子暗暗哭泣,“又早在心头咽”。回想过去与情郎相别后,定是“日日思君不见君”,内心也一定相信“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”。 第四句:谁怜我、绮帘前,镇日鞋儿双跌。 极深的悔恨之后,便是感叹:“谁怜我、绮帘前,镇日鞋儿双跌”。何谓“镇日”,即为整日。何谓“鞋儿双跌”,即是跺脚悲叹之状。词中女子跺脚悲叹道:试问谁能了解我的思念我的哀伤我的恨,试问谁能怜惜我失望痛苦的心,试问谁能让我不在绮帘之前,整日的跺脚捶胸感叹?可惜,庭中空荡,并无他人,没有人能知道女子此时的心情。 第五句:今番也、石人应下千行血。 “今番也”,即在今天这样的寂静凄冷的雨夜中,在绮帘前,女子恨恨不已,跺脚捶胸的情形。“石人”即是石头刻的人。“石人应下千行血”表达出女子的感叹:“哪怕是石头刻成的人,都应为我的不幸与悔恨,而感动地留下千行血泪”。整句表达女子的情感在自身感叹中变得跌宕起伏,强烈的悲恨难于言说!“石人应下千行血”,似有借用“碑泪”典故。然而此处石人流的是“千行血”,显然比“碑”的“泪”更加深重,所反映出的悲恨,亦是更加强烈! 第六句:拟展青天,写作断肠文,难尽说。 哪怕把石人的血泪当为墨,把青天当作纸,也难于写尽女子的断肠事。词文至此,已震撼心灵,留下无尽的反思。女子漫天飞舞的悲伤,让词情到达高峰。至此,已经可以判读,此女子所表达的感情,已远远超越简单被情郎遗弃的感情。词文背后,似乎另有深意,隐藏着女子对负心人恶行的控诉。然而,虽然“难尽说”,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。也许,恨得越深,只因爱得更深,期盼,悔恨,在脑海中交织,挥之不去。 全词,感情强烈,至情至圣,震撼心灵。“情已至此,人何以堪,不问前路问归途,琴声带我何时还”,在那个遥远的保守时代,此悲恨痛苦的女子是否能从过去的感情中走出来,又该如何走下去? 参考文献: [1]唐圭璋、周汝昌、叶嘉莹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[M].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.

    上一篇:颖儿《女神新装》与郭碧婷尹恩惠成“铁三角”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